研究报告

首页  > 研究报告 > 正文

独家:大幅下调稻谷最低收购价只是第一步

发布时间:2018-02-11作者:胡锋来源:华南粮网浏览次数:1378

不出所料,2018年稻谷最低收购价继续下调,而且是大幅下调。从绝对值上看,2018年产早籼稻、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分别为每斤1.2元、1.26元和1.3元,别下调0.10元、0.10元和0.20元,从比例上看,分别下调7.7%、7.4%和13.3%,粳稻的下调幅度最大。

包括稻谷在内的粮食最低收购价近几年不断下调,最根本性的原因是粮食市场价格持续走低,最低收购价维持不变的话,政府势必要被迫收购大量的粮食囤积在仓库里,无论是财政上,还是仓容上,都不堪重负,下调是必然的选择。

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出台于2004年,作为粮食流通市场全面放开的配套政策,初衷是在粮价放开的情况下,给农民以一定的保护,这个保护是针对生产端,市场端的价格还是完全放开,国家不干预。

2008年之前,最低收购价政策没有对市场形成太大的扭曲,因为2004-2008年,正是全球粮价不断上涨的时期,顶峰的时候,国际粮价大幅高于国内,我们现在是怕粮食进口,那时候是怕粮食出口,还出台了限制粮食出口的政策。当粮价不断上涨的时候,托市收购的压力就没有那么大。

然而,金融危机发生后,一切改变了。国际粮价暴跌,转眼间,由大幅高出国内变成大幅低于国内,并且国内方面,本来在市场价下降的时候本应下调最低收购价,我们反而逆势上调最低收购价(原因是金融危机发生时,大量农民工回流,上调最低收购价本质是对回流农民工的一种保护),这样的结果是托市收购粮从那之后迅速放量,最终积重难返。

政策往往存在路径依赖,不到山穷水尽,很难回头。最低收购价上调容易下调难,这就好比企业员工的工资,往往只能上涨而不能下降,直到某一天企业突然垮了发不出去工资才告终,很多大企业都是被日益增长的刚性工资和福利压死的。涨跌本是包括粮价在内的一切商品价格常态,如果只允许上涨而不允许下跌,风险得不到释放,最终只能崩盘。我们现在持续下调最低收购价也是因为我们差不多在政策上走到了尽头,不尽快调整的话,只会面临更大的损失。

那么,此次经过“大幅”下调的稻谷最低收购价,是不是基本到位了呢?我做了个测算,2018年稻谷最低收购价仍然比国际市场高出50%,仍然处于相对比较高的水平,即使大幅下调,2018年仍有启动托市的可能。

实际上,我一直的观点是,在玉米、大豆价格完全放开的今天,稻谷、小麦的最低收购价政策继续运行下去的阻力越来越大,玉米、大豆占到国内粮食市场半壁江山,一个市场,如果一半的商品价格自由化后,另一半要想人为操控就会很难,因为商品之间有替代效应。我们的稻谷小麦玉米有进口配额,于是市场就大量进口高粱大麦等没有配额管理的农产品,就是这个道理。

也就是说,最低收购价最终还是要全部退出历史舞台的。但是,这个过程应尽量平缓,不能对市场特别是生产者造成太大的冲击。虽然,当前的托市价仍然比国际市场高出50%,但是考虑到国际稻谷价格处于相对低位以及进口的中间成本,这个价格是可以接受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最低收购价本质上是一种价格保护行为,而所有的保护最终保护的一定是落后,因为强者不需要保护,弱者才需要保护。具体到粮食上面,就是这些年最低收购价保护的都是低质品种,优质品种从来不需要托市收购。当前,我们的粮食安全已经从总量安全转向结构性、质量安全,我们要大力发展优质粮油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而这意味着粮食最低收购价也得被废除,因为资源是相对有限的,用在保护低质粮食的资源多了,用在发展优质粮食的资源就少了。废除价格保护,让更多的资源释放出来用于优质粮的生产,这就是大势。


分享到:
标签:
您好,是时候升级你的浏览器了!你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的过期版本,Internet Explorer 8 可以为你提供更快、更安全的浏览体验,提供更好的隐私保护。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