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首页  > 研究报告 > 正文

小麦市场分析(2017.3)

发布时间:2017-03-14作者:xxb来源:华南粮网浏览次数:1447

摘要】2016年全国小麦总产量12885万吨,同比减少133万吨或1%,这是自2003年以来,我国小麦产量的首次下降,不过仍属于历史第二高位。2016年国内麦市呈现前低后高的走势,在全年走势较为疲软的状态下,8月-10月随着新一轮收购的展开,大量市场粮源转移至国家储备,出现了阶段性供应紧张,促成了一波近年来疲软麦市少见的强劲涨势。展望后市,国内小麦总体供应充足,但托市收购量大,行情阶段性波动较大,值得关注。去年行情是先跌后升,今年有可能会改变节奏,但不应期望持续上涨的行情,贸易必须警惕高位风险。国际方面,2013/2014年度以来,受前期高粮价刺激,全球小麦产量连续四年保持在7亿吨以上,国际小麦低位运行。2016/2017年度全球小麦产量将再创历史最高纪录,市场产大于需,库存增加,价格上涨空间有限。

(一)供需分析

1.国内小麦减产 供应仍充足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全国小麦总产量12885万吨,同比减少133万吨或1%,这是自2003年以来,我国小麦产量的首次下降,不过仍属于历史第二高位。

去年7月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夏粮生产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夏粮总产量13926.0万吨(2785.2亿斤),比2015年减产162.1万吨,减少1.2%。其中小麦的减产是促使夏粮减产的主要原因。一是小麦生长前期农业气象条件总体较差,小麦个体生长发育缓慢,北方麦区和江淮麦区亩穗数均有不同程度的减少;二是小麦抽穗扬花和灌浆期受到较大影响,安徽、河南等地遭遇连阴雨天气,有效光照不足,导致今年小麦赤霉病较常年偏重,小麦灌浆受到影响;三是在小麦收获期,部分地区遭受强降雨,不仅影响小麦产量形成,造成小麦品质下降。

不过,对于小麦的减产,我们需要理性看待,正如国家对今年夏粮减产的定调——“这一产量为历史第二高位,属于丰收年”,小麦的产量、库存量仍处于历史高位,在需求平稳的情况下,满足市场供应没有问题,微幅减产是正常的波动,不会影响根本的供需关系。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本周发布20171月供需月报,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小麦播种面积为2418.7万公顷,较上月减少1.3万公顷,较2015年增加4.5万公顷;全国小麦单位产量为5.327/公顷,比上月预测增加14公斤/公顷,较2015年减少65公斤/公顷;2016年全国小麦产量12885万吨,比上月预测增加27万吨,较2015年减少133.5万吨。

1月份预计,2016/2017年度国内小麦消费总量为10901万吨,较上年度减少76万吨,减幅0.7%。其中,食用消费为8880万吨,较上年度减少120万吨,减幅1.3%;饲料消费为800万吨,与上月预测数据持平,较上年度增加150万吨,增幅23%;工业消费为750万吨,较上年度减少106万吨,减幅12.4%

1月份预计,2016/2017年度我国小麦进口量为350万吨,比上年度增加19.5万吨。预计2016/2017年度全国小麦供求结余量较上年度减少37.2万吨。

          图1 我国小麦历年产量(2003-2016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2.政策性小麦拍卖 沉寂中有亮色

2016年小麦收购量呈现“前低后高”的走势。前期由于新产小麦品质下降明显,上市之初各级粮食主体均对收购持谨慎态度,尽管6个主产省及早启动了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执行预案,但直至7月中旬,市场收购价仍低于托市价,收购进度也比2015年同期落后452万吨。随着国家一系列利好措施的出台,收购进度逐渐加快,推动市场价格迅猛上涨,收购总量再创纪录。截至931日,主产区各类粮食企业累计收购小麦7582万吨,同比增加951万吨,创下近11年来的收购纪录,占总产量的近六成。按照最低收购价收购的小麦总量也创下2010年以来新高,达2853万吨,同比增加773.7万吨。

2016年临储小麦的拍卖市场在沉寂多时之后在第四季度迎来了一抹亮色,但整体成交情况仍不太理想,小麦轮换难问题并不因年末短暂的回升而得到解决。2016全年临储小麦共成交33.88万吨,绝大部分集中在第四季度。第四季度临储小麦拍卖周平均成交27.78万吨,三季度0.25万吨,二季度 5.6万吨,一季度0.75万吨。与2015走势相反,当年一至四季度的周平均成交量分别为40.4万吨、13.7万吨、0.75万吨和0.56万吨,成交量递减。

2016的成交量则呈递增态势,前三个季度临储小麦拍卖成交率几近为0,主要原因是当时市场价格同比回落,使得采购成本更高的政策性小麦不具优势;但四季度以来,在市场价格整体涨至接近政策性小麦采购成本的情况下,201611月份开始政策性小麦成交出现爆发式增长。11-12月,为平抑接连上涨的小麦行情,国家加大了宏观调控力度,增加了政策性小麦的投放力度,在山东、河北、江苏、安徽四省投放2015年小麦,周拍卖总量达到260-280万吨。

在全年成交低迷的情况下,11-12月成交放量,平均成交率升至11-15%,主要原因是国内小麦行情自第三季度开始走强,价格不断攀升,部分地区价格甚至已高于拍卖采购成本,导致原本不占比价优势的政策性小麦成为重要的供应渠道。与去年同期几近为0的成交率相比,超过10%的成交率反映了市场采购态度的转变。不过,从12月每周的成交情况来看,当前市场开始趋于稳定,12月下旬的周度成交率有所回落,成交均价也有小幅下跌。由于小麦市场价格已经处于较高水平,前段时间的迅猛涨势一定程度透支了后期的上涨空间,在国家加大调控力度的背景下,价格难有更多的涨幅,预计春节之前价格将呈现高位稳定的态势。

同时,11-12月,国家加大了临储进口小麦投放力度,平均每周投放超过7万吨,较10月份每周投放5.6万多吨有较大的增幅,投放地区仍然集中在天津、河北、上海、浙江、福建、广东、重庆,青海等地。

不过,四季度成交相对的活跃态势很难持续,在供应充足的大背景下,随着市场价格的回归,临储小麦的吸引力将大幅减弱,届时成交率会重回低位。近年,政策性小麦轮换难的问题凸显,即使去年三季度阶段性回暖,但如果高库存、行业疲软以及粮源自身性价比偏低等因素不发生根本变化的话,这个问题仍难以得到真正的解决。

   

3.全球小麦维持供需过剩格局

美国农业部20171月供需报告预计2016/2017年度全球小麦产量为7.5269亿吨,比上月预计数143万吨,比上年度增加1720万吨;总供给9.9318亿吨,比上月预计数127万吨,比上年度增加4041万吨;贸易量1.7805亿吨,比上月预计数122万吨,比上年度增加526万吨;消费量7.3989亿吨,比上月预计数12万吨,比上年度增加2760万吨;期末库存2.5329亿吨,比上月预计数115万吨,比上年度增加1280万吨。

预计2016/2017年度加拿大小麦产量为3170万吨,比上年度增加411万吨,出口量为2100万吨,比上年度减少113万吨;预计澳大利亚小麦产量为3300万吨,比上年度增加850万吨,出口量为2450万吨,比上年度增加838万吨;预计2016/2017年度欧盟小麦产量为1.4432亿吨,比上年度减少1569万吨,出口量为2550万吨,比上年度减少918万吨;预计俄罗斯小麦产量为7250万吨,比上年度增加1146万吨,出口量为2900万吨,比上年度增加346万吨;预计乌克兰小麦产量为2700万吨,比上年度减少27万吨,出口量为1570万吨,比上年度减少173万吨。



(二)价格分析

1.国内麦市

1)全年行情分析:整体低迷 阶段性反弹

2016年国内麦市呈现前低后高的走势,1-7月行情延续2015年的低迷,虽一度有反弹,但总体上涨乏力;8-10月随着收购的开展,大量市场粮源转移至国家储备,出现了阶段性供应紧张,促成了一波近年来疲软麦市少见的强劲涨势。在国家加强宏观调控,增加政策性小麦投放的抑制下,11月下旬开始,国内麦价涨势放缓,价格高位企稳。

1-7月,麦市缺乏明显的利多刺激,处于低位徘徊,但也由于利空出尽,3月份局部地区出现了一些反弹,价格稳中小幅走高。一季度是我国传统的小麦销售旺季。但近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存粮、购粮模式的变化,季节效应不断减弱;加上市场供应充足,春节之前国内麦市走势基本平稳,起伏不大。而节后受返城务工人员和学生开学等因素提振,市场逐渐从春节期间恢复起来,但整体依然难起波澜。

3月份国内小麦主产区行情较为坚挺,但这并不代表供需格局发生了根本变化,只是局部地区的短期波动。据部分地区加工企业反映,当前市场上采购的小麦质量偏低,如要加工成标准品质的面粉就必须添加一定比例的高品质小麦。因此,在市场采购难度加大的情况下,企业转向临储小麦交易来获得加工原粮,而临储小麦实行“顺价销售”的原则,导致市场价格被动与临储价格逐步“接轨”。

5月底,新粮陆续上市,市场供应压加大,价格走势更弱。今年新麦上市的走势颇为波折。受厄尔尼诺极端天气影响,今年56月份降雨时间长,雨量大,对正处于收割期的小麦而言影响很大。5月底,小麦、稻谷托市收购预案出台,但由于新麦质量较低,相当部分难以达到托市收购标准,这部分小麦等于被排除在托市支撑体系之外,由市场定价,价格走低。截至6月底,华北、河南等产区小麦进厂价报2480-2560/吨,与4月初基本相当。

历史数据反映,往年均是在6月下旬至7月上旬出现一波售粮高峰,之后呈现持续下降趋势。而今年小麦5日收购量从6月下旬开始一直保持平缓走势,并未出现明显的售粮高峰主要是由于今年小麦品质较去年有所下降。直至7月底,收购量才回升至往年同期水平。国家粮食局数据显示,截至731日,主产区各类粮食企业累计已收购小麦4810万吨,收购进度基本与去年同期持平

8月份主产区麦价开始进入上升通道,随着后期收购量的增加,市场粮源明显减少,到了十月份,阶段性紧缺效应进一步放大,价格大幅上涨,涨幅为近年低迷的行情所少见。

今年的收购情况与往年正好相反,呈现出逐渐增加的趋势。与往年相比,今年小麦价格低开低走截至7月,部分主产区价格仍然低于托市收购价格,因此托市收购在7月下旬依旧是主要的收购力量。另外,7月份多地出台利好政策推进小麦收购,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升了后期小麦托市收购数量。国家粮食局数据显示,截至820日,主产区各类粮食企业累计已收购小麦6158万吨,收购进度已超过去年同期482万吨。

托市尾端的收购量增长,使得今年麦市的“政策性旺季”比往年来得晚了一些,但终归还是来了,而且来得很猛烈。近一年多的沉积,力量积蓄起来,在10月份达到了最大化,粮源从市场到储备的转移,加上终端需求回暖,导致麦价持续上涨。与此同时,最低收购价小麦的成交从冰点复苏,成为市场主体补充粮源的重要选择。

11-12月,调控力度加大,麦价高位企稳。不过,在麦市总体供应充足的背景下,这波涨势注定难以持续。临近年末,国家加强了宏观调控力度,每周增加了政策性小麦的投放量,庞大的国家库存为调控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政策性小麦逐渐成为市场主要粮源,并且其拍卖底价也为市场麦价设定了一条界限。由于产区小麦价格在10月份继续走高、华北部分地区已达到甚至高于政策性粮源采购成本,达到2500/吨,而2015年粮源(三等)起拍价保持为2460/。这意味着原本因价格高而不受市场青睐的政策麦,现在有了市场,抑制麦价持续走高。 

2)零售价格:面粉行情全年走势平稳

2016年面粉行情走势平稳,全年波动幅度较小。其中,富强粉稳定在6.1/千克的水平,运行区间在6.03-6.12元之间;标准粉在4.9/千克左右,运行区间在4.8-4.95/千克之间。

        图2  50个城市主要食品平均价格变动情况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3)小麦生产价格指数连续四年下跌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农产品生产价格指数(该指数是农产品生产者出售农产品价格水平变动趋势及幅度的相对数),2016年小麦生产年度价格指数尚未公布,但从季度指数看,下滑明显,全年指数也将下降。2015年的指数是近十余年来的新低,加上2016年,该指数自2013年以来,已是连续4年呈现跌势,意味着农民小麦销售价格不升反降。回顾近十年走势,最高点出现在2008-2010年三年,这也是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开展得如火如荼,新粮上市期间行情火爆,甚至出现“抢粮”局面的时期,是政策主导的“牛市”,对于农民而言也是“黄金年代”。但随着最低收购价政策的改革,市场趋于理性,价格逐渐向最低收购价收敛,近年新麦的行情都较为平稳,去年以来更堪称低迷,只是今年第三季度才开始反弹,因此该指数逐年走低。不过,这并不一定意味着麦农收入下降,因为近年的农业生产资料指数也呈下降趋势,而且还要考虑人均耕种面积等因素。如果能从其他方面进行弥补,那么最低收购价改革给农民带来的负面效应就可以较好地消弭。


        图3  小麦生产价格年度指数(2004-2015)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4)小麦收购价格指数:整体回落 全年波动加大

2016年国内小麦收购指数自近三年高位回落,年内波动加大,年末有所回升,呈前低后高走势。7月下旬开始回升,从225点上升至年末的240点的水平,上升近20个点。与去年相比,今年的收购高峰来得更晚,新粮上市初期较为低迷,7月底才进入上升通道,虽然全年大部分时间都同比下跌,但后期涨势较快,10月之后同比上涨。具体品种,红小麦的全年走势较为低迷,在112-115/百斤的区间运行,较2015年的运行区间明显下移。上半年1-3月呈上涨走势,从113.9/百斤上涨至115.28/百斤,期间报出全年最高价位115.33/百斤。随后呈下跌走势,至8月份报出全年低位112.67/百斤。8月开始小幅反弹,年末低位稳定在112/百斤的水平。

白小麦全年走势较为起伏。上半年麦价呈稳定上涨势头,从年初的115.57/百斤上涨至5月的119.33/百斤。新麦上市之初,价格低开高走,6月收购价处于年内低位,为114.83/百斤,随后持续回升,年底报123.95/百斤,较6月上涨7.9%

              图4 小麦年度收购价格指数(2004-2016) 

                                数据来源:国家发改委 2003年为基期,基期为100

              图5 小麦月度收购价格及指数(2015-2016) 

                                数据来源:国家发改委;2003年为基期,基期为100

2.国际小麦:全年屡创新低

1CBOT小麦震荡走低 跌出十年最低水平

2016CBOT小麦低位震荡,虽有起伏,但从价格来说,屡创近年新低,在500美分/蒲式耳以下波动,延续去年全年低迷的水平。

2月中旬至3月初,CBOT小麦曾一度下探至448.2点,创下20106月份以来的新低。

8月下旬CBOT小麦大幅下跌至近十年来的最低水平。从822日开始,CBOT9月期约价格连续8个交易日大幅下跌。截至831日收盘,CBOT9月期约报收362.6美分/蒲式耳,周跌幅达10.3%

12月初,3月合约同样跌出十年最低水平。截至12月底,3月合约收报400美分/蒲式耳,较6月上旬创下的569美分/蒲式耳阶段高点累计下跌近30%CBOT小麦3月合约期价在8月底创下423.25美分/蒲式耳的多年新低之后,小幅反弹,9-11月多数时间围绕440美分/蒲式耳区间震荡,12月初跌破了该震荡区间,并首次跌破400美分关口,创近10年来最低水平。

CBOT小麦的疲软来自全球小麦较为宽松的供需格局。美国农业部12月供需报告继续调增2016/2017年全球小麦产量至7.5亿吨,库存调增至2.5亿吨,均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主要是因为澳大利亚调增470万吨,中国调增90万吨,巴西和欧盟均调增40万吨。受此影响,USDA2016/2017年度的美国小麦价格范围下调0.2美元/蒲式耳,在3.6-3.8美元/蒲式耳之间。

         图6  CBOT小麦期货收盘价    数据来源:wind资讯 

2)全球小麦港口价格指数处于五年低位

截至20171月中旬,根据国际谷物理事会(IGC)的数据,全球小麦港口价格指数报156.13点,几乎触及年内最低点153点;与年内最高点238下跌明显。美国硬红冬小麦FOB价(下同)报202美元/吨,同比下跌7%;美国软红冬小麦报182美元/吨,同比下跌9%;法国一等麦报191美元/吨,同比上涨9%

根据国际谷物理事会(IGC)的数据,2016年全球小麦出口价低位徘徊,全球小麦港口指数在150-180点的区间内运行,大部分时间围绕160点上下波动,明显较2015170-230点的运行区间下移,与2011-20155年价格范围相比,下跌幅度更大,此前5年的运行区间在170-320点。

3.价差分析

1)国内外小麦价差进一步扩大

2016年国内外小麦到港价差处于历史高位。2016年全球小麦价格普遍下跌,屡次跌破近十年的新低,国产麦下半年逐渐从低迷中复苏,9-10月更强势拉升,导致国内外价差从年初800/吨进一步扩大至900-1100/吨。监测显示,20171美红冬软麦到中国口岸完税后总成本约为1865/吨。而同期广州港国产红麦价格为2760/吨,与美软红冬麦价差超过900/吨。在国内优质小麦需求相对强劲的背景下,国内外小麦价差持续高位将刺激小麦进口。

      图7 进口完税小麦与国产小麦价差(元/吨)    数据来源:国家粮油信息中心

2国内小麦玉米价差继续扩至新高

近年,小麦对玉米的替代优势逐渐消失,2015年小麦和玉米双双走弱,但玉米比小麦更弱,这导致小麦对玉米的替代优势消失,饲用消费量大为减少。

进入2016年,小麦玉米价差进一步扩大,导致小麦对玉米的饲用替代量继续减少。左右两者走势的是托市政策。在玉米取消临储收购政策的同时,小麦的最低收购价政策得以延续,这导致玉米的长期疲软和小麦的暂时保底并存。前者价格相对坚挺,后者则持续走弱,致使国内产区小麦玉米价差扩大。加上下半年国内小麦谷底反弹,价差进一步拉大。监测显示,截至6月份,华北地区小麦玉米价差达到800/吨;销区的价差也不同程度扩大,广东地区小麦玉米价差超过600/吨,均较年初扩大了200/到了年末,由于国内玉米行情又出现了一轮断崖式下探,小麦玉米价差再度扩大,华北地区两者价差达到930/吨,而广东地区甚至超过了1100/吨。

     图8 华北、广东地区小麦玉米平均价差    数据来源:国家粮油信息中心

小麦玉米这样高的价差水平,实属近年罕见。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统计,201510月份小麦玉米价差曾达到阶段性峰值水平(产区最高超过600/吨),目前国内各地两者价差已超过前高,创多年来的最高水平,尤其是与2014年三季度相比,当时受玉米流通粮源趋紧推动价格大幅上涨影响,小麦玉米价格出现罕见倒挂,刺激了国内小麦饲用消费快速增长,月消费量甚至超过200万吨。

随着玉米收储政策改革,玉米价格逐步向市场水平回归;小麦价格仍在政策支撑下维持相对坚挺,两者价差因此将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保持较高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样高的价差下,今年小麦的饲用消费量并不低。今年数量较大的不完善粒超标小麦对玉米的替代情况,不能以普通麦的价格去衡量这一冲击力,主要原因是南方地区新麦质量不佳,不完善粒超标问题严重,导致这部分小麦流向饲料消费而非面粉消费。4月底和5月上旬华北黄淮地区小麦扬花期遭遇连阴雨,导致赤霉病高发,河南、湖北、江苏及安徽多省均存在不完善粒小麦超标较重的问题。

超期存储玉米的拍卖,直接对冲不完善粒超标小麦,这是低价对低价的战争。5月底国家粮食局交易协调中心发布《关于做好超期储存和蓆茓囤储存粮食定向销售准备工作的通知》,于527日开始每周举行超期存储和蓆茓囤储存国家政策性粮食(玉米、稻谷)定向竞价销售交易会。这部分玉米拍卖推出之初受到市场追捧,价格也一度竞拍至1800/吨以上,考虑到出库费用,基本与市场粮源相差不大。但随着国家定期持续投放,玉米阶段性供给短缺得到缓解,成交率从6月中旬高达70%下降至7月初不足10%。成交均价也从1700/吨降至1500/吨的水平,反映了市场渐趋理性。


(三)专题分析

1.政策环境:政策性小麦成交继续低迷 小麦轮换难将成常态

近年,继早籼稻轮换难之后,小麦也重蹈覆辙,轮换难苗头展露。2015临储小麦拍卖持续低迷,下半年以来,成交率在3%以下低位徘徊,三季度以来成交率更不断创下新低,几近于011 10日,在各大行业电商喜迎爆仓的前夕,粮食市场网上拍卖成交率却降至历史冰点,河南市场及安徽市场均无成交。

2016年前三季度政策性小麦成交局面延续了这种疲软。这个时期临储小麦每周仅有零星的成交记录,成交率大都在1%以下,低迷程度可见一斑。只是四季度由于麦市的低位反弹活跃了政策性小麦的交易。

这也反映出,近年来极度低迷的政策性小麦还是可以有市场的,关键要解决性价比低的问题。市场对普麦需求仍然疲软,而政策性小麦销售价格高于市场价格的情况下,用粮企业多持谨慎态度。如何避免小麦成为下一个早籼稻?提高政策性小麦的“性价比”是根本。

25日,中央一号文件,一如既往锁定“三农”工作,把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新的历史阶段农业农村工作主线。对于种植规划,一号文件提出,粮食作物要稳定水稻、小麦生产,确保口粮绝对安全,重点发展优质稻米和强筋弱筋小麦。农产品价改方向是坚持并完善稻谷、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合理调整最低收购价水平,形成合理比价关系。

这意味着,国家对小麦市场的改革思路是稳中求进,首先要“保”,要“稳”,最低收购价政策将继续。另一方面,也要“改”,要“形成合理的性价比”,这切中了当前麦市的结构性供需矛盾。2017年小麦最低收购价已经公布,三等小麦1.18/斤,保持2016年水平不变。自2014年以来,连续三年均未提价,维持同一水平。这有助于“储备”和“市场”两大系统的麦价对接。在麦市低迷的背景下,市场价格长期低于最低收购价,市场粮源越来越多地流入国库,导致国家囤积了大量的“高价麦”,市场一般情况下并不会买单,因此要实现顺价销售,必然要牺牲成交率。如今连续三年保持同一收购价格水平,反映了中央的“稳中求进”的改革思路。不过,既然以稳为主,那么短期内,小麦轮换难的现象仍将存在。

2.行业环境:面粉行业利润低迷 加工企业艰难营生

“麦强粉弱”格局下,近年面粉行业利润水平都很低,部分时段甚至出现负利润,企业艰难营生。据了解,目前我国正式注册的日加工小麦能力50吨以上的面粉加工企业近万家,小麦总加工能力达3.5亿吨。而全国年均小麦消费量在1.15亿吨左右,设备平均开工率仅为32%,即使全用正规面粉加工企业生产,开工率也不到一半。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监测显示,2016年一季度以来,华北黄淮地区制粉企业平均加工利润跌至0以下,达到-40/吨的水平。

2016年年初,《农民日报》在河南这一全国小麦生产、加工大省的调查,更凸显了当前面粉行业的低水平循环和挣扎。调查显示,河南省以小麦加工为主的粮食加工以及食品工业发展迅速,2015底,全省规模以上加工企业1612家。河南省粮食局数据显示,全省小麦粉产量占到全国的32%,小麦加工业年加工转化能力、年产量均居全国同行业首位。

原粮价格多由政策性定价支撑,粮食成品的价格则完全由市场形成。2006年河南省启动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以来,小麦价格从0.68/斤涨到1.18/斤,涨幅为73.5%;同期,50斤包装面粉平均价格涨幅为40%。企业的利润空间受到严重挤压

 “短期内这种麦强面弱的格局破解不了,现在企业都在硬撑。开封市天源面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志勇说,作为日加工小麦1000吨的大型企业,应对市场的手段除了探寻专用粉开发出路外,只能硬撑

产品结构不合理,低端产品产能过剩是粮食加工业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陈晓鹏表示,河南小麦粉中销售不畅的普通面粉产量占到年小麦实际加工总量的90%以上,而市场上供不应求的专用粉、全麦粉、营养强化粉等仅占9%

对于当前这种情况,河南省面粉加工业银企协作发展促进会会长、一加一天然面粉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刚认为,推进粮食加工企业转型升级,延伸产业链条,实现差异化发展,提升产品附加值是面粉企业摆脱发展困局的根本途径。但这些结构性改革并非短期内能实现,因此,行业仍将面临寒冬期,如何在低迷的行情下寻找突破点是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3.国际环境:低位运行仍是全球麦市主基调

2013/2014年度以来,受前期高粮价刺激,全球小麦产量连续四年保持在7亿吨以上,2016/2017年度再创历史最高纪录,小麦市场产大于需,库存增加。国际小麦出口市场较为集中,当前国际小麦市场供需宽松乃至过剩,主要是俄罗斯、澳大利亚、欧盟等出口国家(地区)增产较多、出口扩张引起的。2015/16年度,欧盟、俄罗斯、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分别占全球小麦贸易量的20.1%14.8%12.9%12.3%9.4%,五个国家(地区)合计占69.4%。近十年间,全球小麦出口量年均增速4.1%,累计增加5800万吨,俄罗斯、澳大利亚、欧盟、加拿大四大出口国(地区)对出口量增加的贡献分别为30.8%22.5%21.8%9.3%

在全球小麦供过于求的背景下,麦价长期受压,近三年来都在低位徘徊,国内外小麦价差也处于历史低位,这些都对国内麦市造成利空影响,同时刺激进口保持高位。统计显示,全年小麦进口均价237.38美元/吨 ,较2015年降低61.71美元/吨,降幅达20%。据中国海关总署数据,2016年,我国小麦累计进口337.4万吨,较2015年增加40万吨,增幅13.5%。全年小麦出口1.05万吨,较2015年增加0.52万吨;面粉进口9.02万吨,较2015年减少2.64万吨。

性价比较高的进口麦对国内麦市的利空影响将持续,预计2017年小麦进口量仍将维持高位

        图9 我国小麦历年进口量(1997-2016)   数据来源:海关总署


(四)市场展望

国内小麦总体供应充足,但托市收购量大,行情阶段性波动较大,值得关注。去年行情是先跌后升,今年有可能会改变节奏,但不应期望持续上涨的行情,贸易必须警惕高位风险。

一是虽有收紧的趋势,但总体宽松的供需环境不改。首先,在连年丰收的基础上,2016年秋冬种进展顺利,主产区小麦均适期播种,计划播种面积稳中有增,如不出现大的灾害,2017年我国小麦丰收预期可待。综合各类媒体发布的信息,河南小麦计划播种面积约8200万亩,安徽计划播种面积约4160万亩,山东计划播种面积约5770万亩,河北计划播种面积约3400万亩,江苏小麦计划播种面积约3260万亩。其次,小麦库存维持高位。虽然与玉米库存规模相比不算突出,但我国小麦库存量仍非常大,根据美国农业部供需报告数据,我国小麦长年库消比在30%以上。在供给充足的条件下,消费端依然疲软。根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201612月发布的“中国小麦供需平衡分析”,2015/2016年度我国小麦国内总消费量为10977万吨,相比2014/2015年度减少943万吨,减幅7.9%,且较上年度的减幅扩大了1.4个百分点,除了占比最小的种用消费略有增加之外,制粉消费、饲用消费以及工业消费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饲用消费减幅达到50%

2015/2016年度制粉消费有所减少,主要原因是国内总体消费不振,企业开机率普遍降低;饲料及损耗数量较上年度大幅降低,主要原因是2015/2016年度开始实施的玉米市场化改革,导致玉米价格大幅下降,小麦的饲料替代也随之锐减;小麦工业消费继续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国内宏观经济形势不景气,导致粮食深加工行业普遍亏损,从而降低了用量。而这些大环境造成的行业低迷,2017年难以有明显的改善,因此整体消费预期依然不高。

不过,从长期看来,我国麦市的结构性调整苗头初现。当前麦市的供过于求主要是结构性失衡,普麦缺乏需求,而优麦缺乏供应。随着最低收购价政策的改革,更多适销对路的小麦将被生产出来,国产麦“性价比”一旦提高,市场也就会为此买单,长年的供需不平衡的情况将得到改善。

二是政策仍主导行情,阶段性波动值得关注。尽管国家连续3年未提高小麦最低收购价,但当前“政策市”仍是国内小麦市场的最大特征,尤其2016年集中收储量创出新高,国家掌握的政策性小麦规模巨大,预计2017年新麦上市之前国内小麦粮源将以临储投放为主。根据临储小麦的成交情况,粗略估算,截至2016年底,临储小麦剩余量约在6450万吨,因此上半年市场价格将受到临储小麦的拍卖底价左右。而6月份新麦上市之后,最低收购价又将成为指导价,国内小麦价格预计将围绕托市价小幅波动至托市结束。

行情的阶段性波动或会出现在新麦上市期间,托市启动前后。托市未启动前和结束后,国家临储小麦的拍卖主导市场,以稳定为主的政策目标,决定了其平稳运行的状态。而新麦上市期间,市场多方主体博弈,受2016年三季度的强势行情影响,今年的新粮上市之初可能就会有一波涨势。

三是低迷的国际麦市仍对国内市场造成抑制。供应过剩是近年全球麦市的主基调,加上世界经济表现一般,粮价处于低位。根据FAO数据,2016年主要食品类商品价格连续第五年下调,2016年平均为161.6点,较2015年降低约1.5%,其中谷物丰收是主要原因。2016年谷物价格稳步下调,与2015年相比降低9.6%,与2011年的峰值相比降低了39%FAO高级经济学家表示,经济不确定性,包括汇率变动,可能会对今年的粮食市场造成更大的影响。

此外,中美贸易关系的新走向也值得关注。总体而言,全球粮食市场未来的波动会增加。不过,在整体丰收和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维持低位震荡的可能性较大。这意味着国际环境持续对国内麦市产生利空的影响。


       图10  全球食品价格指数(2000-2016)   数据来源:联合国粮农组织


分享到:
标签:
您好,是时候升级你的浏览器了!你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的过期版本,Internet Explorer 8 可以为你提供更快、更安全的浏览体验,提供更好的隐私保护。立即下载